南怀瑾谈中医与西医

       近世科学促进了机械工业的发达,为人类带来了高度的物质文明,可是维护人类生存安全,与生活幸福的技能与学术,却未能随科学的进步而并驾齐驱。如救世救人的医学发展,远不如科学武器残害人类的快速与急烈。尤其在中国,自本世纪开始,受欧风美雨的袭击,本来造福东方人类社会达三千年之久的中国医学,因国人由心理的自卑而失去其自信,对它产生了怀疑,因此使其内蕴的精华,为西方医学所掩夺,至于一蹶不振。

       其实东西方医学,各有长短,只是中国医学缺乏科学精神,和科学方法的整理,抱残守缺,师心自用,以致形成家传祖秘的绝学,而无法宏扬为公开而普遍的济世学术,未能促使随时革新的医学。 在今天,无论哪一种学术知识,都须破除门户之见,而互集众长,才能对人类的幸福有崭新的贡献。就拿中西医学来说,由于文化背景的不同,也各互有短长,如:

(一)中医的理论基础,以中国哲学为出发点,强调精神胜过物质,偏于唯心的路线。西医的理论基础,以科学实验为出发点,认为物质胜过精神,偏于唯物的路线。
(二)中医注重养生,如饮食的摄生,寒、温、暑、湿的保养。西医注重卫生,如注重环境的卫生,预防传染病的流行。
(三)中医自二千年前,即有生理的解剖,但以活的人物为对象,只是没有如现代具备科学观念与科学工具的辅助,因此不能精益求精。西医虽然重视生理的解剖,但以死的人体或一般生物为对象,而人非一般生物,生机更非死理可比,藉此类推证明,确有不少弊漏。所以西医解剖的结论,还须再求进步,有重新研究,精益求精的必要。
(四)中医特重气脉与气机的原理,以生命的活动功能为重心,一切药物治疗,和养生的观念,都由此而发。例如一砭、二针、三灸、四汤药的步骤,即由此而来,这种特色,西医尚有缺欠之处。西医特重躯体腑脏的组织与保护,所以对血液营养的调整,维他命与荷尔蒙的补充,则有独到的贡献。
(五)中药以取于天然为主,所用药物治疗,直接营养,便以服食生物为主。间接营养,是以摄受椊物为主。虽然自有充分的理由,但终嫌过于原始,不合于现代的科学方法。西药以流注人体以后,与生理的组织调配为主,因此无论直接和间接的治疗,多半注重矿物及生物的化学性药物,但终嫌视人如物,且有许多副作用,反而有碍人体生命的真元。

       由以上各点大致看来,中西医学,彼此各有长短,不可偏于本位之见。??

整理自——《中国文化泛言

 


       西医的治疗同中医是两个路线,但一样有功效,只是基本的学理不同。所以我经常分类,西医的哲学建立在唯物、建立在机械上,它也有高明的一面;中医建立的哲学基础是精神的,是唯心的,也有它高明的一面,而且治疗的方法往往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。头脚为什么痛?必先找出根本原因才能加以治疗。
学中医的更要注意,因为中国的医学理论是建立在道家哲学基础上;西医的理论是建立在物理实验的基础上,所以两个文化基础不同,一个从物理文化、唯物文化来,一个是唯心文化来;也就是一个是哲学系统来,一个是科学系统来。其实西医、中医都有最高的一面,不要偏颇。

       身上长一个东西,要靠西医科学仪器检查出来,三个指头把脉是摸不出来的,虽然也有高明的人,但一般半吊子是靠不住的。尤其现在有了扫描技术,更清楚,靠指头,靠意想,很难准的。所以中国人有四句俗话一一“肺腑而能语,医师面如土”,五脏六腑如果会讲话的话,那个肝在里头讲话了:老兄,我没有病,那是肺部的事情。医师听了就脸色如土。“山川而能言,葬师食无所”,山川如能言语,看风水、看地的人也就没有饭吃了。 

       中国文化中道家讲究两个东西——“性”与“命”,性就是精神的生命,命就是肉体的生命。西方哲学唯心的,只了解到性的作用,对性的本体还没有了解,把意识思想当作性,这是西方哲学的错误。西方医学到了科学境界,但仍不懂“气”的功能。现在美国流行研究针灸,研究中医,仍不懂这个功能。西方的病理学,注重在细菌方面,如今也研究到病毒,这还是以唯物思想作基础。东方中国的病理学,不管细菌不细菌,建筑在抽象的“气”上面,因为气衰了,所以才形成了病。西方的抗生素,往往把气困住了。 我常说,西医救命,中医治病。有些急症,例如胃出血了,你不相信西医,不赶快去打针,偏要去看中医,那你自己找死。

       我常常告诉朋友,西医只能紧急时救命,不能治病,西医治了以后再去找著名的中医处一个方子,好好把气培养起来,补补身体。因为我中医西医的朋友很多,常常分成两派,所以我告诉他们说,西医最初的基础是西方的唯物哲学来的,西医的科学实验是靠动物、靠机械来的,一个医学的发明要死了很多的老鼠、猴子、兔子用来做实验,结果西医忘记了一个基本,它把病人当东西看,因为它是唯物的。一个病人不过是个东西嘛!他们对猴子、对老鼠也是这样干的。

       中医不然,中医的根本基础是中国古代的哲学来的。像我小的时候,我的老师就是中医,来看病人一进来了就说,“把窗子关好,帐子放好,被子给他盖好。”叫他把手拿出来慢慢摸,然后开了药,病人吃了以后,还坐在旁边等,“我看两个钟头会出汗。”等到一出汗一看说:“好了!这一副药不要吃,那一副赶快熬了。”中医是把人当人看,西医是把人当物看,这是真的!

       你们西医不要反对中医,都讲人家不科学、迷信,你们没有研究过嘛,什么叫做迷信?不懂的事乱下断语,本身已经犯了一个错误,就叫迷信,不知道的事情你乱去批评就是迷信。中医呢,也不要轻视西医。中国人有两句话,“药能医假病,酒不解真愁”,真的愁喝酒没有用的;“药能医假病”,世界上不管中医西医,那个不死的病你们都医得好,到了真死的时候,谁都没有办法。

——整理自《我说参同契》、《易经杂说》、《南禅七日》、《廿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》,有删节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养元气 » 南怀瑾谈中医与西医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