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养生论》三国·嵇康

世上有人说:神仙可以用积学获得,不死可以用力量达到;有的则说,最高的寿命是一百二十,古今相同,超过这个限度,都是虚妄不实的。这两说都有失情理。请让我试着粗略地论述它们。

神仙虽然不曾亲眼见到过,但是图籍所载、前代的史书所记,比较而言,一定是有的。似乎是特别承受了不寻常的气、秉之自然的状态,不是积学所能达到的。至于疏导保养有方,得以穷尽性命,多的可获得上千岁、少的也有几百年的寿命,则是可以有的。可是世上的人皆不精通,所以不能得到这样的境界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服用药物来出汗,有时不能如愿,而惭愧之情一上来,汗就很快流下来;一个早上不进餐,则饥饿想要吃饭,而曾子抱着哀伤,七天不知道饥饿;夜里坐着,则神思低迷想要睡觉,心内怀着担忧,则直到早上也合不上眼睛;用强劲的刷子梳理鬓发、醇浓的美酒激发容颜,仅仅勉强可以达到,壮士一怒,赫然改变平常的神态,头发竖起来直冲帽子;由此说来:精神之于形体,就好比国家之有君王;精神在其中躁动,形体在外部颓丧,就好像君王在上昏昧,国家在下混乱。

在干旱的时候种植庄稼,有灌溉过一遍的功业的,即使最终归于焦烂,必定是灌溉过一遍而后才枯萎,然则灌溉一遍的好处,当然不可以因此而掩盖。而世人常以为一怒不足以侵害本性,一哀不足以伤损身体,轻视放纵这些小小细节,这就好比不懂得灌溉一遍的好处,而盼望旱苗能长出嘉谷。是以君子知道形体依赖精神得以站立,精神须要形体得以存在,领悟生的机会容易失去,懂得一点点过失会伤害生命,因此修养形体来保养精神,安顿心神来保全身体,喜爱和厌恶不栖息在感情上、忧愁欢喜不停留在心意中,淡泊而无所感发触动,而形体气息平和,又呼吸吐纳,服食养身,使得形体和精神能相互亲近,表面和内里一起得到救济。

田种,一亩可收获十斛,叫作良田,这是天下的通称。不知道区种,可收获一百多斛。同样是田种,如果培植的方式不一样,则功效和收获相差很多。说商人没有十倍的利润,农人没有百斛的收获,这是守着常规而不知道变通。况且豆令人沉重,榆树令人昏聩,合欢能摒弃忿怒,萱草可以忘怀忧愁,是蠢人和聪明人都知道的。荤辛伤害眼睛,豚鱼不能养生,常人都懂得。虱子在头上而变黑,麝吃柏树而散发香气,身处山野险阻的地方,脖子会(像树一样)长瘿瘤,居住在晋地,牙齿就会(因多吃枣子而)变黄。以此推断,大凡食物的气质,蒸染在人身上,莫不一一对应。岂是人为的蒸了使它重而不使它轻、害它使它幽暗而不使它明亮,熏染它使它黄而不使它坚固,芬芳它使它香而不使它长久呢?

所以《神农本草经》上说:上等的药物用来保养生命,中等的药物用来保养形体。实在是懂得性命的道理,因着辅助导引的路子来通顺它。而世人看不见,只看见五谷,耽惑于声色,眼睛被颜色所迷惑,耳朵被过分的声音所灌满,浓重的美味煎熬他的脏腑,醇厚的美酒烧煮他的肠胃,芬芳的香气腐蚀他的骨髓,喜怒之情违背他正常的气场,思虑销毁他的精神,哀乐的心绪祸患他平和的情绪。以小小的躯干,蒙受多方的进攻,容易衰竭的身体,内外受敌,身体不是木石,怎么能长久呢?

更有运用身体过分的人,饮食不节制,从而滋生百病,好色不倦,以至于精力用尽,受风寒的灾难、百毒的伤害,中路因为这种种而夭折,世人皆知道嘲笑悼念,说他不善于保全生命。至于处置身体不遵循理路,从丢失一点点开始,一点点积累起来造成损害,这些损害积累起来造成衰弱,这些衰弱积累起来造成白头,从白头变成老朽,从老朽到死亡,闷闷地好像无端绪可循,中等智力以下的人,就认为是自然的。纵使稍微有点觉悟,都只是在最初见到明显的症状后叹息遗憾,而不知道重大的危险在没有预兆的时候已经发生。所以蔡桓公得了快死的疾病,还愤怒扁鹊的先见之明,是以为感觉到疼痛的时候,才是得病的开始。祸害成于微小,而到了显著的时候才诊治,所以有没有功效的治疗。

驰骋在平常人的思路中,所以才会认为寿命超不出常理的估计。上下观察,莫不是这样的。用多数的例子来证实,用同类的遭遇来安慰自己,说天地之理,只是这样罢了。纵使听到养生的事情,则断然用一己的见解,说这是不可能的。其次则犹豫不决,虽稍微有点体会,而不知该怎么办。其次独自致力于服药,半年一年的,辛劳而没有显著效果,志向因为厌倦而低落,中路又废弃了它,有的只获得了灌溉一亩地的水的好处,却挥霍掉万顷海水那样的能量,这样而还盼望有明显的回报。有的抑制感情强忍欲望,割弃荣华的愿望,而嗜好的东西常常在耳朵眼睛之前,而所希望的成效则在数十年之后,又恐怕两者都失去,内心怀疑犹豫,内里心思起伏交战,于外则被外物引诱,内外互相倾轧,这样又失败。

达到物体本来的境界很微妙,可以用理性去分析,难以用眼睛观察到;譬如豫章需要七年才能与枕木相区别。现在以躁动进取的心态,行走在虚静的路上,心意疾速而事态发展迟缓,渴望迫切而响应渺远,所以不能坚持到最后。熙熙攘攘的功利之人既因为没有见到效果而不去追求,而追求者也因为不专心而丧失功业,倚赖一方面的人因为不全面而没有效率,追求技术的因为小道自我沉溺,凡是像这样的类型,想要追求养生,万中没有一个能成就的。

善于养生的人则不是这样的。清虚静泰,少私寡欲,知道名声地位伤害人的品德,所以忽视而不去经营,并非想得到而强行禁止;了解醇厚的滋味伤害本性,所以抛弃而不顾念,并非原本贪婪而强行抑制。外物因为劳累本心而不关怀,神气因为单纯虚白而独自显著,旷达没有忧虑,又用单纯守护它,用平和保养它,平和与秩序逐渐互相接济补充,一起走向绝大的顺泰。然后取灵芝服用,用清泉滋润,用朝阳照耀、用音乐娱心,无为自得,体悟微妙游心玄虚,忘记欢乐而后得到足够的欢乐,忘记生命的存在而让身体长存,如果照这样去做,大概就能和羡门子、王子乔比寿争年了,怎么能认为没有呢?

 

(本文转载自沈逢的博客 网址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e194bb80100m9xw.html)

 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养元气 » 《养生论》三国·嵇康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